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华子良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九一八事变”后,韩子栋来到北平西绒线胡同西口的春秋书店当店员,这家书店是中共北京特科的一个秘密工作地点(北京特科是1931年4月由中共中央特科情报科长陈赓奉周恩来之命建立的,直属中央特科,由周恩来领导,其核心成员有吴成方、肖明、周怡等)。

韩子栋逃出国民党监狱后第一次回老家看望妻女,是在1947年农历十月初十。他见到了久别多年的妻子,以及从没见过面的14岁女儿韩秀融。

解放后,韩子栋先后任中共贵阳市委书记、国家机械工业部司长、贵州省政协秘书长。沈醉在战犯管理所大赦后,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但二人始终没有再见面。1985年,长春电影制片厂为二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重逢机会。

乡亲们闻讯赶来看他,他便借此机会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发动农民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他还动员村里的青壮年参军,支援解放战争。在他的发动下,村里组织开展了支前活动,男青年踊跃参军,妇女忙着为解放军做军鞋。韩子栋还教育村里的妇女挣脱封建思想的束缚,放开小脚,学文化、学技术,并教她们识字。

特务们的暴行在心理上如何解释,或许韩子栋的这段回忆能给出答案。在湖南省益阳县王家堡秘密集中营时,韩子栋严词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的引诱自首后,一个高级特务对他说:“你要死,没有这么好的事!死只是五分钟的痛苦,叫你死也死不成,活也活不了,叫你活受罪。这是对付你们的办法,对付你这种顽固分子也只有这个办法。 ” 计划“逃出一个是一个”

历尽艰辛45天,11月,韩子栋终于在解放区找到了党组织。

除了空气、光线不足外,每个监房的水也限量供应:一天两担水。犯人们饮用、洗脸、刷碗、洗衣服、洗澡、涮马桶,全靠这两担水,“有喝的没洗的,有洗的没喝的”。水,在犯人们眼里成了宝贝。

睹物思人忆英烈

当然是好人。


根据韩秀融2002年3月25日的回忆,那天父亲突然归家,是她长到14岁时第一次见到父亲,“那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今生难忘”。她怀着复杂的心情喊了声“爸爸”,接着大哭起来。韩子栋正要弯腰抱她,她却突然昏了过去。

1948年1月23日,韩子栋向党中央组织部递交了入狱及脱险的报告,组织审查后恢复了他的党籍。解放后,韩子栋历任人事部副处长,一机部二局副局长,国家计委办公厅副主任,贵阳市委副书记等职。

在贵州息烽集中营、重庆白公馆、重庆渣滓洞,韩子栋和罗世文、车耀先、许晓轩、宋绮云等同志关在一起。罗世文组织成立了狱中地下党支部,积极开展狱中斗争,并酝酿集体越狱。

提问者不知何意?在没熟读\\\”红岩\\\”之前,最好不要有此问!另有关革命先烈的事切不可随意评说!

题目提及的华子良是好人还是坏人,主要是担心他是否国民党的潜伏特务。这方面是不用担心的。

这样一个对共产主义无比信仰的优秀共产党员,你还在提是好人还是坏人,究竟站在什么立场上。

国民党反对派以金钱利禄收买的人,能在看守所那么多共产党人眼皮底下装疯那么久?国民党特务是受不了那份苦的!说到用间之道,我记得有句话,“非圣贤不能用间”,国民党差得远了,只能用钱财收买些庸俗之辈而已。

一个人具有坚强毅力、顽强隐忍、心中有目标,真能干成大事。


一架银白色客机在跑道上徐徐降落。舱门打开,一位体形消瘦、满脸皱纹、满头黑发的老人步履矫健地从舷梯走下来。他就是韩子栋。

谢邀请:

题目就直接问华子良,没有问题背景,看了回答,有些人都不知道这个是小说《红岩》的人物了。

平时,除了理发外,韩子栋不能走出监房半步,每天过的都是暗无天日的非人生活。阴暗潮湿的环境再加上营养不足,让他患上了皮肤病、风湿病、慢性盲肠炎等多种疾病。

华子良是《红岩》小说,描写的英雄人物。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共产党员!为了革命事业在狱中装疯,传递革命情报,为狱中战友与敌人斗争和重庆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华子良是好人!

为了麻痹看守的特务,韩子栋从同室关押的一个疯子那里,学到了一手装疯卖傻的“绝技”,他可以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不说一句话。

作为后人的我们要牢记历史,不能忘记先烈遗志,更不能让英雄们在九泉之下流眼泪。决不允许用恶毒的言论诬蔑革命先烈。希望提出些问题的人好好看一下红岩这本小说,路在你脚下走什么路自行选择。

狱中地下党支部认为逃跑的有利时机到了,要求韩子栋抓住机会逃。韩子栋决定在罗世文、车耀先两位同志殉难一周年纪念日,实施这一重大计划。

我认为华子良是好人,经过严刑培同死罪枪毙,当场装疯也没投降国民党,也没给共产党造成伤害。有几人能扛过严刑烤打,电视电影说的是有这样的英雄人物,可实事没有几人经的住,多数投降说出密密保住生命,达到华子良这样的共产党员也不多,我为华子良感到骄傲!感到光荣!是民族英雄!

很快,他将妻女从阳谷老家接到范县生活,此前一直没能上学的韩秀融也进了学堂。

5月23日,二人来到歌乐山烈士陵园展览大厅。韩子栋走到小萝卜头一家的遗物展柜前,指着玻柜中一个枕套,神情激动地讲起这个遗物感人的来历:这是小萝卜头的妈妈徐林侠缝制好后,让小萝卜头悄悄从牢门风洞中丢进来送给他的。他指着枕套上他写的一首诗,朗读起来:“披枷戴锁一老囚,笼里捉虱话春秋……”

华子良被捕后装疯扮傻,在狱中获得相对自由。受狱内外党组织指示,利用这个有利条件从事传递信息的隐秘工作,功不可没。


一个伟大的革命志士!在你眼里是什么人,这决定你的立场,如果你认为是好人,那么你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相反,你就是反动派。

1933年1月,韩子栋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于同年秋天受中共的委派,在山东同乡孔福民等人的介绍下,打入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蓝衣社”(复兴社)内部。在极其艰难和复杂的环境中,他在“蓝衣社”组织建立情报网,出色地完成了中共交给的任务。 1934年11月,因叛徒出卖而被捕。那一年,韩子栋才26岁。

沈醉顺着枕套上的诗句,跟着韩子栋朗读,读着读着,声音哽咽。他随后来到群葬的红岩英烈墓前,深切忏悔自己的罪行,流出了负疚的泪。当晚,沈醉夜不成寐,写了昭示自己心境的七绝诗:“浩然正气撼苍穹,青史长存不朽功;俯首暮前多悔恨,愧无颜面对英雄。”

“昔日对头”故地游

《红岩》是很多年前看的红色小说了,也是读得最早的一部长篇小说。大家如果没有看过小说,应该也看过电影《烈火中永生》吧。华子良,是《红岩》里面的主要人物,可能有些人只知道华疯子,因为他被捕后装疯。

韩子栋他老家在山东,到重庆后人地生疏,看守们对他比较放心,常常让他随看守去磁器口镇上买东西。

让韩子栋等人没想到的是,1946年8月18日,集体越狱计划还未实施,却传来噩耗:罗世文、车耀先两位同志当日被押解出重庆渣滓洞后,从容就义于歌乐山,尸体立即被焚化。

根据小说中的华子良为了生存装疯卖傻,在牢狱中帮着出来买东西,给共产党人传递信息,最终逃脱。说他是好人坏人也得从多方面考虑才对。

而作为个人,除了共产党人的崇高品质,华子良坚强的毅力和隐忍也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这问题提得有点莫名其妙。


韩子栋与沈醉40年前在军统监狱中见过面。那时韩子栋见到的是身着军统军装、前呼后拥来监狱视察的沈醉。沈醉见到的则是在狱坝上跑圈圈的“疯老头”。

不知提这个事的目的何在?

当年5月17日下午3时,沈醉赶到白市驿机场候机厅迎接韩子栋。人们好奇地盯着这位年届古稀、面目慈祥的老人,很难将他与军统高级特务、专干杀人勾当的“盖世太保”头子联系在一起。

特务真以为韩子栋坐牢太久,疯了傻了,就放松了对他的监禁和看管,并让他当伙夫,经常安排他跟特务出去买菜。

所以,华子良是一名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党员,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就像我们过去耳熟能详的老人家的语录: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这是国共内战时期两个阵营的殊死斗争,共产党推翻旧世界,建立了新中国,人民从此真正站立起来,国家独立自主屹立于世界。这都是先辈们的付出和牺牲换来的。


是人都有活命的欲望,不到万不得一也不想失去生命,人来到这个世上生命只有一次,所谓的九死一生,那还是没死,只要死一次谁也回不来,信仰宗教信天信神信仰共产主义是每个人自己的精神追求,在别人看来有何苦搭上生命去追求,在那些追求精神压倒一切的人,不论金钱美女高官厚禄对他们无所撼动,这就是信仰。

韩子栋原计划坐轿子到重庆大学,没有找到轿子,只好改变路线,跑到嘉陵江边,上了一条船。为躲避追赶者的视线,他装病,趴在船上,把一包仁丹吞进去。船夫见状,连忙让他睡在舱内。上岸后,韩子栋取路赶往解放区。

在贵州息烽集中营阳朗坝,韩子栋被安排进一间“长不及两丈、宽没有一丈的监房”,里面共住17个人。看守的特务还以犯人身体弱、易伤风为借口,把窗户用纸糊得密不透风,监房成了“闷罐头”、黑屋子。

比生理折磨更让犯人难以忍受的,是精神上的煎熬。在息烽集中营,犯人们没有放风的权利,不准和外界通消息,不准家属探监,韩子栋觉得这里“是个货真价实的活人墓”。


此后,韩子栋钻山林走僻野,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捕,夜行昼伏,腿被恶狗咬伤溃烂化脓,幸亏遇到一位药农为其治疗,才保住了双腿。韩子栋后来回忆:“那一觉睡醒后,浑身都是被蚊子叮咬的红肿疙瘩,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放了两个玉米在我身边,我吃了后又立即赶路,最后终于到了河南。”

1948年,韩子栋向党提交了入狱及脱险的报告,组织审查后恢复了他的党籍。而因为这段经历,“文革”中又有人拿出来说事,甚至有人怀疑他是由沈醉安排假脱逃而潜伏下来的特务。好在沈醉坚持事实,坚决否认这一说法,并将他亲自安排布置追捕韩子栋的情况出具了证明,“文革”结束后,韩子栋被平反,后担任贵州省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1992年5月19日在贵阳病逝,享年84岁。

在受刑时,韩子栋连牙齿也被打掉了,但他毫不动摇,而特务机关又没有掌握到他的任何现行罪证,所以一直把他作为“严重违纪人员”对待,还派他去做杂役。

这一问,倒激起韩子栋对在军统集中营苦难岁月的记忆。于是他带领沈醉沿着当年集中营的大营门,从五灵观下坡,走上通往磁器口街市的石板路。边走边讲述当年他如何借特务打麻将之机,从特务的眼皮底下逃脱的情形。

小说中描写了一大批英雄人物,像许云峰、江雪琴(即著名的江姐)、华子良等等。


1948年1月,韩子栋向中共中央组织部递交了入狱及脱险报告,经组织审查后恢复了他的党籍。当时的中组部负责同志对他说:“你能经受14年的秘密监狱生活的考验,即使在全党党员中也是罕见的,堪称难能可贵。”他问韩子栋有什么要求,韩子栋说:“只希望再活几十年,亲眼看到蒋家王朝覆灭,看到建成社会主义。”

从此,长达14年的噩梦,开始了。

韩子栋搬了一把躺椅,躺在房门东边的小夹道上,那个勤务兵也搬个凳子坐在附近。韩子栋不动声色地扇着扇子、喝茶。过了好大会儿,韩子栋拿出两万元钱,请他去买西瓜。

我们先来看看红岩小说中华子良的原型。

1992年5月19日,原贵州省政协副秘书长韩子栋因病医治无效在贵阳逝世,终年84岁。沈醉含泪打电报向韩老家属表示哀悼,并写了一篇悼念文章,于当年6月2日刊登在《人民政协报》上,文中详述了他二人在军统集中营监狱旧址握手言和的传奇故事。

韩子栋被捕后,先后被关押在北平、南京、汉口、益阳、贵州息烽、重庆渣滓洞、重庆白公馆等11所监狱(其中3所是公开的监狱,8所是秘密集中营),受尽严刑拷打和非人的折磨。

杨益言的著名小说《红岩》是以革命先烈们为原型创作的作品。我从很小就阅读过此书,被书中革命先烈许云峰、江雪琴、华子良等英雄人物所感动。他们的光辉形象教育了多少代人的思想,他们为新中国的成立贡献了自己的鲜活生命。华子良烈士是受党组织的安排装疯,他为牢中的中共领导传递信息。他的功不可没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是他们用生命创造了历史,用鲜血谱写着一曲曲赞歌。

据韩兆星回忆,当天下午约三点半,韩子栋从范县回到阳谷老家探亲。在村口遇到村里人,他故意打听韩之栋(原名),对方说:“之栋早死了多年了。”到了家门口,他又故意问妻子:“之栋回来了,你知道吗?”妻子答:“他早死了,你不要骗人了。你是什么人?快出去!”这时他摘掉草帽,洗了洗脸,又刮了刮胡须,然后说:“你看我是谁?”

此后,韩子栋、许晓轩、宋绮云等人被转押至重庆白公馆。在白公馆,狱中地下党支部仔细分析当时情况后认为,集体越狱越来越难,于是作出了“逃出一个是一个”的决定。越狱“疯老头”麻痹看守逃脱魔爪

华子良是出自于小说《红岩》中的人物,其原型为韩子栋,山东阳谷人。韩子栋历任国家计委办公厅副主任、贵阳市委副书记等职。1933年入党,1934年因叛徒出卖被捕。被捕后,韩子栋辗转关押于北平、南京、武汉、益阳、息烽、重庆等地的国民党秘密监狱,时间长达14年之久;为了不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在狱中,韩子栋整日神情呆滞,蓬头垢面,无论刮风下雨,他总在白公馆放风坝里小跑,特务看守认为他是被关傻了、关疯了,便叫他“疯老头”。

要想越狱,前提是保持足够的体力。在牢房里走几步,活动一下四肢和身体,成为韩子栋等人唯一能做到的健身的方法。但是牢房里人挨人、人挤人,转动都困难,哪里还有走动的地方?强烈的求生愿望,使韩子栋等人在实践中摸索出沿着“8”的路线列队行走的办法。这办法使小小的牢房变成了走不完的狭窄曲径,他们给它起了个催人奋发的名字——“室内旅行”,并把锻炼身体当做为党工作而争取活下去的政治任务。

\\\”文革\\\”中韩子栋受到不公正待遇和迫害,甚至有人怀疑他是由沈醉安排假脱逃而潜伏下来的特务–好在沈醉坚持事实,坚决否认这一说法,并将他亲自安排布置追捕韩子栋的情况出具了证明,韩子栋才在\\\”文革\\\”结束后被平反,后担任贵州省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1992年5月于贵阳病逝,享年84岁。

华子良的原型是韩子栋,山东阳谷,1934年因叛徒出卖被捕后被关押了14年之久;为了不暴露身份,在狱中,韩子栋整日神情呆滞,蓬头垢面,不管刮风下雨,他总在白公馆放风坝里小跑,国民党特务看守认为他是被关得太久,傻了疯了,便叫他“疯老头”。但是后面有一天这个“疯老头”的操作让他们发现自己才是傻子。

韩子栋与沈醉:40年后再相见

沈醉跨步上前,张开双臂紧紧搂着自己过去的“囚犯”。二人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们被安排住进当时的西南政法学院外宾招待所。当晚,沈醉到“疯老头”房间正式拜会,沈醉带着负疚的心情,述说过去自己迫害共产党人的罪过。韩子栋却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殊途同归,你现今不是全国政协委员吗?”沈醉听了激动得一把握住韩子栋的手说:“韩老,您这句话不仅是对我的宽恕,更是体现了共产党对过去敌人的宽大为怀呵!”

有一天看守又带“疯老头”去买菜,韩子栋早就精心策划好逃跑线路,成功过了嘉陵江后,他日夜兼程,经过45天的长途跋涉,到达了解放区。靠的什么,靠的就是天天在白公馆跑步的锻炼,完美诠释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在公开的监狱里,犯人可以被允许看书;但在息烽秘密集中营,别说普通的书籍,就是连三民主义和蒋介石的“总裁言论”都不能看。韩子栋在回忆录中写道:“牢房里没有书,没有字,一天到晚,像肉焖在锅里似的。那种寂寞,能使人病,能使人疯,也能使人死。许多年纪不大、身强力壮的同志,没有几年就被这样窒息而死了。 ”

韩子栋跑了好长时间后,卢北春他们才发现。他们当即追到江边,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地回到白公馆。晚上9点多才向看守所长汇报。特务头子气极败坏,下令紧急戒严,特务倾巢出动,带着警犬四处搜查,没有任何结果。而在牢房里,许晓轩他们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第二天,二人携手旧地重游,在当年他俩熟悉而溅满红岩英烈鲜血的杀人魔窟,二人边走边回忆。多年来,沈醉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今天实在忍不住了,他问道:“韩老,你知道,当年白公馆和渣滓洞被称为‘两口活棺材’,戴笠视察后也认为:‘这两个监狱堪称模范监狱,囚犯插翅也难飞出去。’我很想知道,你当时究竟是怎样逃出去?”

那年韩子栋虽然才39岁,但长期的监狱生活,早把他折磨得没了人样:齿落眼凹,皮包骨头,脸色发黄,头发花白,额头上还有块伤疤,像个沧桑的小老头,乍一看还有些吓人,乡亲们和家人硬是没认出他来。

据韩子栋的回忆录描述,1947年8月18日下午1时许,在酷暑烈日下,他跟随看守卢北春上街买菜。在从嘉陵江畔返回的路上,巧遇卢北春的熟人胡维景,卢北春应邀去胡维景家打牌。打牌间隙,胡维景又应他人之邀出去赴宴,留下一位勤务兵模样的人看着韩子栋。

韩子栋在狱中是比较自由的,但他时刻牢记着支部的决定:千万把握机会,一定要逃出去!他在等待时机;1947年8月18日,韩子栋又随看守卢照春去磁器口买菜。早就精心策划好逃跑的韩子栋趁着看守卢照春打麻将的机会,假装上厕所,大大方方走出门去。一到特务视野之外,立即飞奔,穿街过巷,赶到嘉陵江边。找到一只小木船,迅速地过了嘉陵江。他靠着天天在白公馆跑步的锻炼,日夜兼程,经过45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解放区。

“拣顶好的买,最好买点冰来冰一冰,剩下的钱你坐车,不用给我啦。”韩子栋说。买西瓜加冰不过几千元,剩下的是外快,勤务兵当然乐意去。韩子栋知道附近没有卖冰的,故意让他去远点的地方买冰。等勤务兵走远了,韩子栋把草帽往躺椅上一放,装作解手,大步向东走去。等走出看守的视野,他飞快地跑起来。

估计当代许多年轻人没读过<<红岩>>这部小说,它是以革命先烈为原型创作的一部优秀作品,并被搬上了荧幕(<<烈火中永生>>),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文革”中,这位从国民党监狱里逃脱的革命老战士,却又受到迫害,被关进牛棚8年,直到1979年3月才获平反昭雪。经党中央直接关照,1981年,韩子栋被安排到贵州省政协,担任副秘书长,1985年退居二线。


在南京秘密监狱,犯人吃的饭是红大米,里面拌了谷子、稗子、沙子、石头、头发等杂物。韩子栋在他的回忆录中用戏谑的口气写道:“饭到口里,牙齿打的是游击战,尽量躲过石头、沙子找寻米,但是我的牙齿始终没训练好,往往碰到硬东西,\\\”咯嘣\\\”一下子,大小总要吃点亏。”所以,时间一长,牙齿脱落不少的他,只能吃软性食物。

题主先列个好人与坏人的标准,才能依据标准判断是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宝卡问答 » 华子良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新宝卡问答欢迎您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