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战争结束后是赢的一方打扫战场吗,双方战死的人是怎么处理的?

塔山阻击战爆发之初,蒋军东进兵团司令侯镜如还没有到达岗位,战场各部由第54军军长阙汉骞统一指挥,这是位曾经在滇西强渡怒江的远征军悍将,他冒着炮火登上塔山村对面的鸡笼山亲自观测督战。战地督察组长罗奇,则召集独立95师排以上军官开会,以每人500万金圆券的价码组织“奋勇队”,其攻击的凶狠程度,是蒋军在整个东北解放战争中都未曾出现过的。

我军有人民的支持,做得很好。听爷爷讲,苏中七战七捷,其中宣堡一战离我家不远,民工负责后勤,送弹药粮草,运送伤员,阵亡将士集中掩埋,老家的烈士陵园掩埋了5~6百将士,最高级别是营长和教导员,他们二人用薄皮棺木厚葬,位置在上首,领头位置,战士5~6人一个坑,占地面积不大。掩埋不了的都有民工运送至十几公里远的另一处地方,我们从小清明节都有学校组织去祭扫先烈,前几年国家又重新进行了修建。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送回死尸,尚未统计,各纵各团分别进行,在棺上帖祭文和挽联等,每日送七八人,并有吹鼓手,百姓回来说,敌军军官禁止士兵出来观看。收到死尸后,25D(师)回信挺客气,而14D(师)则骂,并有扣押抬送民众70多人之现象,影响甚大,据迅有全连放下饭碗流泪者”。

战斗结束后,塔山村的老百姓回到村子里,看见村西南黄呼呼的一大片全是“死倒”(东北人早年对尸体的称谓),村子西南有条小河,宽约30米左右(前两年笔者实地考察过,已经很窄了,因为缺水),据说明末关外战争时,满清的睿亲王多尔衮曾经在此扎营,遂名“饮马河”。结果在六昼夜的反复拉锯战中,饮马河已经被尸体填满了,可见战事之惨烈。

4、特殊机构。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少见,且基本只会发生在近现代,或者交战双方没有能力打扫战场,或者双方根本没有处理尸体的意识。这种情况下,负责打扫战场的,往往都是红十字会、维和部队之类的特殊机构。

5、当做武器。这种方式说起来比较残忍,即用死去的士兵尸体作为武器,故意丢入敌人的城池之中产生瘟疫,从而达到破城的目的。例如1347年,蒙古军队围攻卡法城长达三年而未能破城,而蒙古援军却又带来了鼠疫,结果导致每天都有上千士兵死亡。于是,蒙古军队便将因“鼠疫”而死的士兵尸体,通过投石器扔进了卡法城,结果导致此城居民大量感染,并迅速经过来往的热那亚商人流向了西方,这便是曾经横行欧洲的黑死病的源头。

俗话说,杀人一万,自损三千。在现代战争中,可能会因为装备的先进,最大限度杀伤敌军并且减少己方伤亡。但在古代战争,近身肉搏永远是主流,因此,即使胜利者,自身也会有很大伤亡。

1、放任不管,白骨无人收

据参战人员讲述,有个老兵冒着来到了一具遗体前,但是遗体已经高度腐败,根本没法完整的运下去,这个老兵一边不停的对这遗体道歉,一边把烈士的骸骨扒出来,装进编织袋里背回去。可见战争的惨烈。

根据参战日军第二军和第十一军的统计可知,两个军面前分别发现5.2万具和14.34万具国民党军的尸体。

有一次交战激烈的时候,越军在阵地前遗失了数百具尸体,这些尸体腐败后散发的臭味,即使带着防毒面具也挡不住,最后,我军向越军发射宣传单,允许他们派人,解除武装后来阵前收理遗体。

打仗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从战争之前的物资准备,到战争结束后的打扫战场,任何一个环节都是技术活,都有许多的讲究。说到打扫战场,其实也是比较复杂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也会让来之不易的胜利瞬间化为乌有,我们来看看古人是如何打扫战场的吧。

南诏选择收敛这些战死的唐朝士兵的尸体,并且将这两场战争来龙去脉记录下来,命名为“南诏德化碑”,一方面,表明自己并不想和唐朝为敌作对,另一方面,表明这件事实在是唐朝有错在先,这个碑号称云南第一碑,至今仍在。

因此,胜利者打扫战场,除了收集战利品以外,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收敛己方战死者的尸体,救助受伤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工作量。至于敌方尸体,一般会在割了脑袋或者鼻子耳朵,证明自己功勋之后,处理的比较随意,最常见的有三种处理方法:

2、挖坑掩埋

以上便是战争中,主要负责打扫战场的各种情况,虽然战争中通常由战胜方负责,但由于各种特殊情况,也往往会出现其他势力打扫战场的情况。

清理尸体:通常以就地掩埋为主,但同样有例外情况

如果后面还有战事,或者有别的任务,那就只能就地掩埋,甚至都不掩埋,有时间的话可以集中掩埋。如果是在国外有条件可以运回国内安葬,没有条件的也只能是就地安葬

第二,打扫战利品。

1938年10月27日,侵华日军第15师团从武昌过江占领汉阳,标志着长达4个半月的武汉会战结束。

关于战场的打扫工作,毫无疑问通常是由战胜方来打扫的,毕竟战败方或溃散、或撤退,往往已经离开了交战区域,是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打扫战场。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有些特殊情况下,打扫战场的工作也会由其他人来完成。

南诏德化碑

战争结束后,尸体是肯定要处理的,特别是攻城掠地,如果不处理尸体,那么众多的尸体在腐烂后会散发浓烈的恶臭味。最关键的是,尸体腐烂后还容易发生瘟疫,古代一直有大战之后必有大瘟疫的说法,其原因就是胜利一方因为没有处理好尸体。

1、援军负责。如果战败一方撤退,而战胜一方又需要追击敌军,自然是来不及打扫战场的,这种情况下,战场便往往会交由战胜方的援军打扫,毕竟兵贵神速嘛,这种情况从古至今都不少见。

第一,看看战场上有没有活着的士兵

更何况,4个月的武汉会战也让日军元气大伤,而得到的仅仅是一座已经空无一物的城市。

高句丽人非常恨隋朝,于是,将隋朝阵亡在高句丽的将士尸体,全部垒成京观,炫耀和挑衅。而隋朝因为国内大乱,已经无力报仇,直到唐朝贞观年间,这些隋朝将士的骸骨,才重新回到中原。

如上所述,古代战场上处理死尸的办法通常便是以上五种,其中就地掩埋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方式,其他几种则比较少见,这也是现代经常会在古代战场遗址发现“尸坑”的原因所在。

第一种叫“尸山”,这是一种从奴隶制社会就形成的野蛮习惯。古代战争中,获胜的一方在打扫战场时,通常会将敌军尸体堆积成形同金字塔状的小山,以此来显示己方的赫赫战功。

遗体收容回去后,善后工作也是非常严格的。对于每个牺牲的烈士,其籍贯、年龄、部队职务、牺牲时间、地点等都要严格登记清楚,有的遗体运回来之后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这时就会先放到冷藏室保存,然后派专人进行调查,对战士原参军时的部队以及其档案进行核对,确保每个烈士都认领无误。

在距离塔山不远处的锦州城内,则由地方武装负责收敛东野烈士遗体,而当地政府则动员大批市民清运蒋军官兵尸体,《林彪全传》里对此有专门的记录:锦州不惜人手,忙活了半个多月,把尸体装到车上,几十人一车,拉到城外掩埋。一个老市民耿辅思回忆说:“那些日子,出出进进的马车、汽车全是干这个的,开头挺害怕,后来也就没什么了,不用挖坑,城外有的是工事,挺方便”。

无论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还是为了避免瘟疫引起更大的伤亡,处理战场上的尸体都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而除了主要将领会被运回原籍安葬或单独安葬之外,普通士兵的尸体,从古至今主要有以下六种处理方式。

因此,胜利一方在打扫战场时,也会对尸体进行处理。不然,一旦爆发瘟疫,好不容易打下的城池就要变成无人区了。

事实上,《三国演义》里诸葛亮草船借箭的桥段,在许多战斗中都有发生。古代的生产力低下,武器的制作周期较长,特别是像箭簇等高消耗品,很容易用完。所以在打扫战场时,士兵们也会优先收集射偏、相对完好的箭头。即便是一些损坏的武器,一般也是会进行回收的,因为这些损坏的武器可以在铁匠那里重新锻造,成为新的武器。

1、就地掩埋。这是最为常见的处理方式,如果有条件,通常会将己方的士兵尸体单独立坟掩埋,以求袍泽入土为安。而敌人的尸体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通常会挖几个乃至几十个大坑,将尸体推进去掩埋完事,更简单的则是找一些天然的深沟大壑将尸体扔进去埋掉。例如秦赵长平之战,根据现代对长平古战场遗址的发掘来看,秦军当时便是找了一些天然沟壑,将战死的赵军尸体和处死的赵军俘虏扔进去掩埋了事。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交战的中越双方都有不抛弃战友尸体的传统,根据前线老兵的描述,有时候越军为了抢一具战友尸体,甚至会再死几个人,我军有时候也会“围尸打援”。

第二,焚烧或者掩埋

2、各自军队。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双方对峙的情况下,即一场战役的结束并不足以彻底分出胜负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下,往往会由双方各自派出部分人前去打扫战场、收拢伤员和尸体。这种现象在近现代战争中尤其多见,负责收拢伤员和尸体的士兵往往带着红十字标记,交战双方均不得进行攻击,当然这些人也不允许携带武器。

有的一些军队会对死者进行掩埋,一来是对死者的尊重,二来为了防止瘟疫的发生。

血色古战场

处理完之后,最后一步是火化装盒,在场军人无论军衔职位,都必须脱帽致敬,火化后需要专人监管,防止骨灰装错,必须保证每一个骨灰盒都准确无误的送到亲人手里。在轮战期间,我军采购的是大理石骨灰盒,价格每个60元,这在当时来说是非常昂贵的,不过那些为了祖国和人民牺牲的烈士,他们担得起这个待遇。

战士们首先把尸体集中起来放好,然后在撤离之前让老百姓给沈阳送信,敌人再派车拉走。在其他战斗中,如果条件允许,还会组织百姓直接将敌军阵亡官兵的尸体送还,萧华将军曾经在一份给野司的电报中,就送还尸体和开展政治攻势汇报如下:

古时烽火台

日军方面能够得出如此精确的数据,很显然作为胜利一方打扫战场后得知。但是对待中国军民一贯凶狠残暴的日本人会去主动处理他们看见的这19万具中国军队的遗体吗?显然不会。要知道,日军投入武汉会战的总兵力约30万人,伤亡约9万人,再去处理分布在方圆上千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近20万对方军队的尸体,日军还不得把部队全撒出去?且不说这样因为兵力分散会被中国军队突然袭击,单就在当时酷热难耐、疫病流行的情况下对日军也是个不小的威胁。

筑京观,就是将敌方战死者的遗体,用泥土封住,垒成一个个土包,这种土包全都是人骨。京观往往垒在战场或者边境线上,这是一种示威,更是一种羞辱和挑衅。

从日军得出的结论可知,国民党军在转移时根本无法带走阵亡官兵的尸体。毕竟是军情如火,到了战役的最后阶段,如何全师而退确保军队受到损失最小才是关键。

电文日期为1947年4月28日,很显然,这事件应为我南满军区在“四保临江”中的战斗插曲。

而如果发现还活着的敌人,一般就是直接补一刀,更有甚者,如果是秦国的军队,秦军还会用刀砍下首级。因为秦国实行的是二十级军功爵位制,你想要升官发财,就得多杀敌人,斩获敌人越多,功劳越大,得到的赏赐自然越多。如何证明呢?一般就是在战争结束后把敌人的首级砍下来带回军营,这是战功的证据,也是邀功的凭据。

这两次战争,其实理亏在唐朝,发动战争的也是唐朝,失败的更是唐朝,据史料记载,唐军战死在云南苍山洱海之中的将士,达到了13万之多,这些战死的唐朝将士的尸体,唐军无法收敛,也没法索要,毕竟十几万尸体哪怕只是运到四川,也会烂完。

从古至今,战争之后打扫战场往往都是必做的一项工作,而打扫战场时最为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处理敌我双方战死者的尸体。那么,打扫战场的工作通常会由哪方去做?敌我双方的尸体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打扫战场:通常由战胜方处理,但也有例外情况

△长平古战场遗址

不过,越到后面,人们对战场上的尸体越重视,这其中不仅仅是害怕瘟疫,还有人道主义、信仰、部队凝聚力等多方面的因素。下面就以对越战争为例来说一说。

受条件所限,蒋军阵亡官兵的尸体处理就比较简单了,附近村庄的百姓们一起出动,就地掩埋了其中的大部分,由于天寒地冻,挖坑都很困难,只好利用现成的工事和战壕,放入尸体后填土盖好,即便如此,也仍然未能彻底掩埋干净。而第二年开春,不用政府号召庄稼人就下地清理和继续掩埋了,没办法,天气转暖马上就要种地了。

4、筑造“京观”。简单来说,就是将敌人的尸体堆积起来,一方面可以炫耀自己一方的战绩,另一方面则对敌人形成巨大的威慑。当然,这种方式通常出现在进攻一方获胜的情况下,毕竟是在敌国领土,就算产生瘟疫己方损失也不会太大。例如,《东周列国志》中便有“潘党请收晋尸,筑为\’京观\’,以彰武功于万世”的记载,而明朝时期,张辅奉命进攻安南,也曾杀死两千多名战俘筑“京观”。

第三,筑京观

这里面有两种情况,如果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己方还活着的士兵,一般要将其带回军营中,这样可以减少战斗减员。虽说古代的医疗水平并不发达,但不代表治不好,对于领军打仗的将领来说,救治一个受伤的老兵永远比训练一个啥都不懂的新兵划算;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出于战友情,在打扫战场时发现受伤的战友,也愿意提供帮助。

终唐一朝,青海一带就是唐军和吐蕃的主战场,双方打了近二百年,互有胜负,在辽阔的青藏高原,山道崎岖交通不便,无论是唐朝还是吐蕃,都不愿意将尸体拉回自己的腹地。于是,遍地白骨,很难分辨到底是唐人还是吐蕃人。

在古代,由于生产力低下,交通运输极不发达,不要说遗体运回家,就连在战场上被就地掩埋,都不容易做到,大多时候都是曝尸荒野,任由野狗啃食,惨不忍睹。“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等等,这些诗句,都以高度写实的手法描述了古代战场尸横遍地、白骨累累的惨像。

在锦州战役中,范汉杰的部队阵亡总数为24000余人,但并非全部死在锦州城内,在外围的义县县城、白老虎屯、配水池等地也有大量死伤,因此估算城内尸体约在20000具左右,也就是说,百姓们每天要清运出2000具左右的尸体,心理压力可想而知。饶是如此,前些年搞基建时,仍然有尸体被挖出。

6、充作食物。这种方式虽然比较残忍,但历史上并非没有出现过。《三国志·魏书·程昱传》中便有“初,太祖(曹操)乏食,昱略其本县,供三日粮,颇杂以人脯”的记载,当时曹军粮草供应不足,曹军便以人肉夹杂在军粮之中,供士兵食用,而且一吃就是三天。在军粮匮乏的情况下,采用这种丧心病狂的处理方式倒也情有可原。而在五代十国时期,部分少数胡人政权,更是专门将老人孩子和妇女充作军粮,他们将此称之为“两脚羊”。而唐朝“黄巢之乱”中,秦宗权也曾在行军时用车载着盐尸充作军粮,四处掳掠百姓小民,任意烹食,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大家都曾在电视中见过关于古代的剧本,也不难看到里面战争的一面,那么他们那个时候则不必我们现在运用那么高级的武器,那个时候的他们都是拼命,全靠着高超的武艺!那么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场战争下来场地可谓是横尸遍野,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对于这些尸体,古人是怎么处理的呢?其实也是有方法的,就是用下面的这三种方法来处理的!

通常情况下,战场都是由胜利的一方进行打扫,然而在缴获大量战利品的同时,如何解决数以千万计的双方尸体就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第三种为火烧,需要急行军或者快速作战的情况下这种方式使用的比较多。战胜者将双方尸体堆积起来进行焚烧,相对来说简单迅捷,也可以避免因尸体发臭而导致瘟疫传播等不良影响。

这些工作做完之后,随后就是对遗体整理化妆拍照,这可不是简单的整理,其细致认真的程度和入殓师的工作颇为相同。有的遗体即使已经腐败生蛆,也要用棉签蘸着酒精一点一点清理干净;腹部破裂内脏露出的,要塞回去重新缝好;四肢残缺的,要用稻草或者其他东西补上,然后穿好军装,党员还要覆盖党旗,这都是为了让烈士走的有尊严。

第一,不管不顾

这是最常见的处理方法,这种处理方法一般局限于远征中,杜甫在《兵车行》中写道: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含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3、火化处理。古人讲究“入土为安”,大家虽然生前为敌人,但毕竟死者为大,再加上大量焚烧尸体产生的气味实在不好闻。因此,虽然宋朝以后火葬已经开始逐渐流行,但我国古代仍然很少采用这种方式。不过,这种方式在西方则比较常见,原因在于他们认为火焰有净化人灵魂的作用,这样能够使得死者升入天堂。不过,尸体毕竟不是易燃物,近现代还可以通过浇汽油来助燃,在古代可就没有这么好办了,因此这种方式往往只会被应用于规模较小的战役,恐怕这也是这种方法在西方较为流行,但在东方很少出现的原因之一,毕竟西方和东方在战争规模方面,还是存在天壤之别的。

上述情况都是发生在东北我军取得决定性优势的时期,而在辽沈战役打响之前,东野每次歼灭战之后,会首先掩埋好我方烈士的遗体,然后就会组织当地百姓把蒋军官兵尸体送还,这也是人道主义精神和一种政治攻势。比如1948年1月初,东野全歼陈林达新编第五军之后,各纵队以团为单位,各派出一个连打扫战场和清理尸体,由于是数九寒天雪没脚脖,所以不会出现腐烂的情况。

云南那边天气炎热,尸体很快就腐败,臭气熏天,这不仅有可能会引发传染病,而且对士气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打击。试想,朝夕相处的战友的遗体就这样毫无尊严的暴露着,任由蛆虫咬噬,任何人看到了肯定都会心里不好受。所以,有时候在交战前沿,即使冒着猛烈的炮火,也要组织突击队把遗体抢过来。

这种办法是在古代的部队里最常见的,因为打仗及其耗损元力,而且结束后要快速的调整军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处理这些战士的尸骨!只能就这样放任不管了!这种办法是在古代的部队里最常见的,因为打仗及其耗损元力,而且结束后要快速的调整军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处理这些战士的尸骨!只能就这样放任不管了!

然而在英勇的东野四纵、十一纵的顽强阻击下,所谓的东进兵团一直到锦州被完全攻克,仍然未能越过塔山防线一步,且在战场上弃尸累累,总计多达7000余具。侯镜如所部在战斗的之前几日,还能够掩埋一些尸体,但是在惊闻锦州已被攻克后,担心东野主力掉头杀来,所以撤退的非常匆忙,许多尸体仍然被留在了战场上。

起初为了遏制日军的进攻,实现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意图,中国国民党政府投入约100万武器装备低劣的军队,与装备飞机、大炮、坦克和毒气等大杀伤性武器的日军在酷热难耐的大别山麓和江汉平原殊死拼杀。但是因为后勤不足,再加上暑热期间疫病流行,官兵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结语:

第四,处理尸体。

还有就是要看看有没有高级的敌方将领,如果捡到了,那么就可以向朝廷请功,至少可以混个升官发财。若是己方高级将领,起码可以给他留一个体面的葬礼。

3、当地百姓。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交战双方都无力打扫战场的情况下,于是便由官府组织当地百姓或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对战场进行打扫,这种情况其实同样并不少见,抗日战争时期便曾发生过。

3.就是火葬了,一把火烧的干净最省时省力的办法。

此时东北野战军主力已经挥师北上,去歼击辽西地区的廖耀湘兵团,主力部队既然离开了塔山,于是东野政治部门就组织地方政府,号召百姓帮忙清理战场和掩埋尸体。反正军装不一样很容易辨认出来,我军烈士要由部队代表逐一辨别和确认身份,然后洗净下葬,解放以后这些遗骸都被迁至锦州的“辽沈战役烈士陵园”,园内有密密麻麻的烈士名字墙。

在隋炀帝攻打高丽之时,大将来护儿率领三十万水军,渡海攻击百济,最终全军覆没,隋朝军队只有几千人活着回到中原。

第二种则是“万人坑”,这是一种相对和简单省时省力的处理方式,在大规模战场中使用非常广泛。战胜者就地挖掘大坑,将双方尸体全部投入并掩埋,这种方式的优点是比较省时,也属于一种稍微人道的方式。

2、放任不管。这种方式通常只会在天气严寒,或者风沙较大、环境干燥的情况下才会采用,毕竟只有这种特殊的环境才会保证尸体不易腐烂变质,从而导致瘟疫的发生。当然,这里主要针对的敌人的尸体,在将己方尸体处理完之后,有时候敌人的尸体也会被原封不动的扔在战场上,任由鸟兽虫蚁分食,最终腐烂化成白骨。杜甫的《兵车行》里面便有“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的词句。

战争永远都是无情残酷的,绝大多数战死的人,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尸体到底如何处理。就像曹操在《蒿里行》写的那样,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我们看到史料上的战争,无非是几句话,甚至几个字而已,这些只言片语透出来的血腥和绝望。我们可以感受到,也仅仅只是感受到而已。

粮草、武器都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但在战争时期,粮草和武器等物资比较匮乏。而战败的一方连逃跑都来不及,哪有精力和时间带走粮草武器呢?战胜的一方就可以借此打扫战利品,以便更好地持续作战。比如李自成后期攻城拔寨,之所以势不可挡,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缴获了明军众多的火炮。

除此之外,战争中还有很多处理尸体的方式,比如割头示威、割下耳朵做战利品等等,相对来说比较残忍暴戾,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这是最血腥,最不人道的一种处理尸体的方法,一旦用到这种方法,就意味着两个国家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不死不休。

第三,回收己方武器。

一般来说,己方的尸体除非是急行军,乘胜追击的情形下,无法照顾周全,否则都会得到妥善安排,最起码会就地挖掘坟墓进行掩埋。而敌军的尸体就没这么幸运了,在战争中,通常情况下有三种解决对方尸体的方式:

战争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主题,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有战争就会死人。一场大战结束,战场上伏尸无数,如何处理这些战士的尸体,历来就是一个难题。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战争永远是史料中的重头戏,也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谈资。在战争中,无论是战胜的一方,还是战败的一方,都不可回避一个问题,那就是打扫战场。这并不是胜利一方的专利,而是双方的行为。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战场上即使是胜利一方打扫,除了收缴有用的物资以外,基本不会去碰对方士兵的尸体,而是等着大自然或老百姓来处理,不过战场周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老百姓出现。

这种处理尸体的方法,相对来说比较和善,历史上有过一次最著名的处理尸体的记载,这就是在天宝11年和天宝13年发生的两次唐朝和南诏的大战争。

隋朝与高句丽的战争

而古人处理尸体的方法比较多,最常见的方法就是直接埋了或者将尸体焚毁,这样不仅方便有效,还可以节省许多人力。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宝卡问答 » 战争结束后是赢的一方打扫战场吗,双方战死的人是怎么处理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新宝卡问答欢迎您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